当前位置:首页>世界之最>手机访问:m.weijiezhim.cn

被黑人巨大进入经历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

来源:未解之谜网时间:2020-06-20 08:59:41编辑:最记录:手机版

清晨,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,落在男人精壮好看的身子上。

他全身chiluo,小麦色的皮肤泛着琥珀般晶莹的光泽。

四肢被铁链束缚,一股股热流在体内逃窜,急切的寻找突破口。

凌彦明显感受到身上的变化,怒吼出声:“何佳期,你到底要不要脸,你都已经把我囚禁在这儿了,竟然还给我xiayao?”

何佳期将浑身无力的男人压在椅子上,直接跨坐上去。

她巧笑倩兮的说道:“凌彦,你要更卖力一点,这样我们才会有孩子的。”

“这些天我还不够卖力吗?”他声音阴测测的。

因为觉得恶心,心里极度排斥和她做这种事,但药效发作,他又想疯狂的占有她的身体。

矛盾加剧,拉扯男人的理智,使他一双凤眸都变得猩红无比。

“不够!”何佳期强忍着羞耻,故作淡定。

她想要个孩子,才能弥补对这婚姻的恐惧。

这话彻底激怒了凌彦,他狠狠眯眸,直接压着她的身子……

她疼的浑身战栗,想要逃离。

但男人却死死的箍着她的手,阴冷毒辣的声音在她耳边沉沉响起:“不是不够吗?何佳期,我给的你也要承受得起才行!”

最后何佳期败下阵来,连连求饶。

凌彦可不管她是否痛苦,红着眼不断折磨着。

冰冷的铁链抽打在她身上,一时间房间内惨叫连连……

……

整整一个月的蜜月期,凌彦都被关在这里。

外界所有人都知道凌家举办了盛世婚礼,新婚夫妻远去海岛度蜜月。

可只有何佳期知道,新婚夜那晚她就把凌彦放倒了,然后扒光衣服把他囚禁起来,逼着他每天交公粮,甚至对他xiayao。

最快的血检也要两周才能出来,她只能耐心等待结果。

蜜月的最后一天,她来和凌彦道别。

她要先走一步,然后再安排人放他离开,不然她真的怕现在放了凌彦,他会冲上来杀了自己。

凌彦凶狠眯眸,俊朗的面容满是戾气。

何佳期心中暗想,凌彦那方面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,能把她折腾的半死,他自己一点事都没有。

长达一个月不节制的夫妻生活,他还是那样有力。

果然啊……很精壮啊!

“何佳期,你给我等着!”

她闻言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。

她直接从包里拿出一百块砸在凌彦脸上道:“活虽然不错,但态度太差了,也就值这个价!拿着,你的辛苦费,总不能白干是不是?”

“你……”

凌彦没想到她竟然还敢羞辱自己!

何佳期根本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转身离去。

只是房门一关上,她笔直的背脊瞬间软了下来。

在凌彦面前逞能……是一件很傻很痛的事情,可是她别无选择。

他不爱自己,甚至还厌恶自己,她除了变得更加恶劣以外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吸引他的注意。

就在她晃神的时候,手机响了,是周梦的短信。

【何佳期你这个贱人!你什么时候把凌彦还给我?】

h142.jpg

何佳期从容不迫的发了照片过去,那是凌彦没穿衣服的照片。

【你男人我用着甚好,多谢调教。】

说完,直接关机。

她先回家,不到一个小时,凌彦紧随其后进门。

凌老爷子喜欢自己,所以凌彦就算再痛恨自己,也不会动手脚的。

老爷子催促她们赶紧要个孩子,凌彦闻言眉宇轻佻:“当然,是应该有个孩子。让家庭医生时刻注意吧,我很期待。”

何佳期听到这话有些惊讶,凌彦那么痛恨自己,竟然能容忍她生下孩子?

她愣神,后面的话也心不在焉的听着。

老爷子离开后,她开口问:“凌彦,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凌彦狠狠眯眸看她:“你不是想怀上我的孩子吗?那是我的骨肉,我自然上心。”

“你……你愿意我生下孩子?”何佳期惊讶的看着他。

“当然。”他挑起凤眸,漆黑的眸底,隐匿着翻腾的巨浪。

何佳期看不懂这神色,心中暗暗窃喜,以为凌彦对自己心狠,但对孩子却是心疼的。

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,怎么可能不记挂呢?

接下来两个星期等血检,凌彦竟然没去找周梦,而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面前,并时刻让家庭医生注意她有没有怀孕的征兆。

两个星期过去了,血检很快出来。

报告单上清清楚楚的表明,她怀孕了!

何佳期高兴坏了,拿着单子去公司找凌彦。

“凌彦,我们有孩子了!”

她以为自己能看到凌彦开心的样子,但没想到他却冷笑一声,像是阴谋达成一般。

他撕掉了血检单,直接将房门反锁上。

“咔哒!”

落锁的声音,让何佳期心脏狠狠的一颤。

男人朝她走来,一边走一边扯开皮带。

她步步后退:“凌彦,你……想干什么?”

“你说呢!”凌彦阴沉一笑,眼底满是嫌弃,仿佛强忍着恶心做一件厌弃的事情一样。

“我刚怀孕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真的想要这个孩子出生?我就是让你尝尝这云端的喜悦,然后……把你狠狠的拉入地狱!”

最后一句话,带着恨意。

他粗鲁的拉过何佳期的身子,将她重重的压在办公桌上就撕扯她的衣服。

“不要,凌彦不要……”

她的挣扎完全没用,没有任何温柔,男人就这样狠狠的要了她。

每一下撞击,仿佛能把她灵魂撞破一般。

她痛苦呜咽,眼泪都快流干了。

“你不是想我要你?那就到这个孩子流掉为止!”

“不要……凌彦,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?”

何佳期嚎啕大哭,声音沙哑不已。

凌彦发狠,凶神恶煞的说道:“何佳期,你说我残忍?那你呢?你害死了你姐姐,你又算什么?”

“不是我,她自己要跳楼的……”

“那你冷眼旁观,见死不救,你比杀人犯还要可怕!何佳期,你应该下地狱的!不,你现在就出在地狱里,不得好死!”

凌彦阴竟然那么厌恶她,恨不得她去死?

何佳期的心一点点凉了下来。

风水轮流转,这一次是她被凌彦囚禁在办公室,没日没夜的被折磨着…

  • 本月排行

    世界之最推荐

  • 世界十大最贵的奔驰车
  • 世界上最大的吊车
  • 848人参加拥抱树木活动 成功打破吉
  • 令人惊艳的工程奇观 盘点世界10大